Page 38 - 《澳门百利宫集团》2018年第2期 总第89期
P. 38

SHARE VIEWS

                        了减排成效,但也遇到了“气荒”问题。因此,确实提高中国天然气在能源消费中的比例,同时又不
                        大幅度提升能源成本和对外依存度,政府需要支撑非常规天然气发展。而加快非常规天然气的技术进
                        步速度和降低成本需要更为广泛的参与,有赖于从能源体制和价格机制上鼓励多元资本参与,包括配
                        套能源价格改革、开放管网基础设施、减少社会资本投入的风险和盈利的不确定性。

                              党的十九大的美丽中国目标对能源生产革命寄予很高的希望。能源生产革命的重点在于发展绿色
                        低碳技术,培育创新型的技术、产业、商业模式,促进能源利用技术与其他技术相结合,挖掘带动产
                        业升级的新增长点。历史经验说明,产业革命与能源利用技术的关系密不可分,未来能源清洁转型依
                        赖于储能和可再生能源技术革新,以及互联网的广泛运用。

                              显然,能源技术创新离不开良好的发展环境和政策支撑,包括能源行业体制和能源价格机制的改
                        革和完善,而这都属于能源制度建设范畴。提高能源体制改革,市场竞争越激烈,参与主体量越大,
                        越容易促进技术创新的进程。市场竞争直接关系到能源消费和生产的有效性,能源价格是市场经济的
                        灵魂和信号,通过能源价格机制改革,理顺能源生产、运输、消费传导链的价格,可以减轻产业链扭
                        曲,从而提升各个环节的技术创新。

                              中国面对庞大的能源需求、环境污染和能源安全等问题,需要通过能源革命来不断完善能源制
                        度;而更为完善的能源体制机制反过来可以促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也是能源自信的基础和保障。
                        理论上,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与能源制度改革和完善是一个相互作用、共同发展的过程。

                              能源制度对能源消费和生产革命既有支撑,也有制约的作用。党的十九大报告体现出了政府对能
                        源体制机制的改革与完善具有坚定决心,主要分为能源价格形成机制、行业准入和行业体制结构、政
                        府的调控和监管三个方面,具体包括能源价格机制改革,还原能源的商品属性,构建有利于竞争的市
                        场体系,同时转变政府对能源监管方式,建立健全能源法制体系等措施。

                                                                                                                     (本文纯属编辑个人观点)

36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