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55 - 《澳门百利宫集团》2018年第2期 总第89期
P. 55

89 Apr 2018 澳门百利宫集团

                                                                                                         文_靳永强 中粤能源企业
      故乡是一个小镇。小镇四周,是一圈儿连绵起伏的山脉。山脉的主峰在小镇南边,并与小镇近在咫尺,乡亲们都叫它南
山。南山海拔不高,才五百多米。论险峻、论瑰丽,南山是不入流的,无法与我成年后看过、游过的任何一座名山相比肩。
如此说来,我似乎应该淡忘南山,至少不会再把它置之眼角。然而,我却一直无法忘怀南山,非但无法忘怀,并且随着岁月
的流逝还越来越怀恋它。
      我心中的南山是纯朴的,纯朴得令我仿佛置身《诗经》诞生的年代。我心中的南山是坚忍的,坚忍得令我联想到古丝
绸之路上漫天黄沙中负重前行的骆驼。言念及此,我不由得又想起六七十年代南山脚下那些纯朴、刚强、夹缝里求生存的
农民乡亲。这些庄稼人衣着款式都比较古老,普遍带着前清的痕迹,甚至个别老汉还留着清代的小辫儿。几乎人人满面沧
桑。不到四十岁,风刀霜剑和生活的艰辛便在他们古铜色的面庞上、脖颈上錾满了横七竖八、或深或浅的皱纹。他们的饮
食常年没啥油水,但体力、耐力却是异常惊人!可以扛着自己体重两到三倍的物件儿,脚不沾地飞奔十几里地而面不红、
气不喘。他们大多数人每家都至少有七八个儿女,儿女们不挨饿、不受冻,有书念,是他们那个年代最大的期盼。为了使
这份企盼不落空,他们起五更爬半夜地辛勤劳作,手脚一刻也不闲着,串门时都带着活计。他们坚信,只要这样做了,生
活就不会走上绝路。
      最令我顶礼膜拜并终生难以忘怀的是乡亲乐观的心态。他们啥时候都精儿神儿的、乐儿呵儿的,没见过谁愁眉苦脸、
怨天尤人。无论遭受多大的打击,肉体上的、精神上的,他们都不消沉,不垂头丧气,甚至还能做到愈挫愈奋、再接再厉。
我有一个熟人,作为公社社员的他,有一年,腊月二十八那天,为集体铡草时由于不慎,被铡刀斩断齐腕。这总该算是大事
了吧?但他和他的家人,十分沉着地处置了这场飞来横祸!年三十那天,他家照样放鞭炮,照样贴对子。在医院陪护他的老
婆孩子个个穿着新衣服,跑前跑后,喂他吃饺子。断臂肉皮刚一长合,这老兄立马下地参加集体劳动,身影比没残废前还忙
碌,抢着扛重物、拿工具。一边干活,一边跟同伴们有说有笑,那活蹦乱跳般的劲头,那
奋勇争先的心气儿,那冲天的干劲儿,一点都不亚于健康人。“人争一口气、佛争一
炷香”“只有享不完的福,没有受不完的罪!”他的念想,他的风范,是这两句
俚语最生动的注脚。
      近几年 “正能量”这个新名词被人们广为使用。我也曾想用“正能
量”这仨字来概括我那些农民乡亲的优秀品质,但细一想,不够到
位,应该用“浩然正气”这四个字来概括,这样才最为恰当。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
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穹。正是由于乡亲们的浩然正
气,才使我越来越怀恋南山;也正是由于乡亲们的浩然正
气,才使我的老伙计南山有幸成为我的知音。

                                                                                                                                             53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