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57 - 《澳门百利宫集团》2018年第3期 总第90期
P. 57

90 Jun 2018 澳门百利宫集团

      王国维先生于1908年末在
《国粹学报》上发表了《人间词
话》,距今已有一百年了。光阴
逝水流,经典朽檀香。一本《人
间词话》,像是神仙借用了王国
维先生的笔,把本属浩瀚星空的
那颗璀璨明珠赐予了人间,在那
吃人肉的社会里落下遗芳。

读《人间词话》是困难的,

初读如往草丛里打枪,没有目

标,也不知有无收获。但再读、

细读后,你似乎懂得“往声音处

发枪”的道理。于是便有了“昨

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

天涯路”之第一重境界。置身于       _C文
空旷田野,把心绪捋成一扶清          林
风,去感受目标。在听到声音的         紫
瞬间,开枪;再听到,再开枪。         荣
如此,你的目标出现在内心,你         沙
需通过不懈努力去尝试捕抓。          角
                       电
                       厂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

憔悴”之第二重境界即出。当声

音再现,一声、两声,你目标的轨迹渐渐浮现,你能感受他,甚至能看到他

了。这山重水复处的光明重现,就是第三重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

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然而,你所看到的不是真实的他,是你心中的

他。这也是《人间词话》中的“有我”。以我观物,如欧阳修的“泪眼问花花

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泪眼间,花冷红去,怎不凄美?再细想,一声、两

声,你变幻成风草,你再次看到目标,甚至看到了他绝望的眼神,看到他逃跑

时的哆嗦慌张。这便是“无我”,天草莽一色,风惊影丛生。以物观物,不知

何者为我,何者为物。如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中美好超脱的

田园山水,细品间,景色又模糊了。古人之词,有我者居多,无我之境难求。

      细读《人间词话》,绕不开对“境界说”的思考。书中看似无律可寻的评
述,其实是倚着“境界说”而一统全文,千峰所向飞花落,众流所归涟漪生。
王国维先生的“境界说”,是以作品的世界夹杂诗人的世界,浑然一体,油然
而生。作品的世界,是真实的世界,需符自然之理;而编辑的世界,寄托于情

                                            55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