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58 - 《澳门百利宫集团》2018年第3期 总第90期
P. 58

学问 品味

             CULTURE

                           景。故两者相融,犹如风月邂逅了美酒,太白偶遇了秦娥,美不胜
                           收。如“云破月来花弄影”,一“弄”泪湿了花影;又如“红杏枝
                           头春意闹”,一“闹”喧喜了春意;再如“问君能有几多愁,恰如
                           一江春水向东流”,愁化春水去,婉转长绵,流不尽后主的懊悔。
                           诗中流淌着诗人的感情,情由景生,便有了意象,也有了声音。诗
                           人把感情于现实世界活灵活现地展现,这便是境界。且看“大漠孤
                           烟直,长河落日圆”,沙漠里一望无垠,沙尘滚滚,天尽处一缕烽
                           烟笔直而升,划破长空;高山旁长河淌淌,红日西下,犹如暮落
                           河中。诗句里白描之景何等雄伟壮阔,而诗人之豪情从“直”与
                           “圆”二字迸发而出,其境界尽出。王国维先生论词,以“境界”
                           判高下。而《人间词话》于“境界”之描述,勾其轮廓,丰其内
                           涵。故有先生评述之晶莹澄澈,恰当好处。

                                 王国维先生对国学之爱是炙烈的,并为此付出一生。在旧学问
                           即将被抛弃之际,王国维先生选择了与其同行。“五十之年,只欠
                           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反顾。”先生遗言所道之世变,《人间词
                           话》似乎藏着答案。在诗人的世界里看不到光,真实世界的日出也
                           就不值期待了。在读完书本后,颐和园那波光粼粼的湖面会在我脑
                           海中回荡良久。夏日清晨,颐和园格外安静。有一位身穿黑马褂的
                           老先生在颐和园的长廊里徘徊踱步,步子凝重,呼吸低沉。而后,
                           他静静地端坐于石舫前思考,眉头紧锁,神情如雕塑般深邃。不久
                           间又步入鱼藻轩,在湖边缓缓抽一根纸烟,他低头凝望烟雾会否打
                           扰湖面的平静,似乎所思所想终有了结果。他长舒一气,起步从石
                           阶上一跃,头猛一扎淤泥之中,窒息而死。此刻的湖面起了波澜,
                           一片花瓣从天上落入了人间。

56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